2B还是2C,做外贸的你是否想转型呢

你是否想转型,从2B到2C,我建议还是要做自己的品牌
下面文章我觉得会帮助你思考转型的问题

混沌大学创办人李善友:能否跨越非连续性是企业兴衰的第一因

闭关一年后,善友教兽的首次演讲《非连续创新》给了混沌创业营开学,内容已经100%完全迭代,缜密的推导和详实的资料,让听课越来越不轻松。
他说,让听者接受道理很简单,讲故事+塑造情感。这些他擅长,但是不喜欢。他希望以理服人,挖掘现象底层的认知。对错不能保证,能保证的是,会是你以前在任何教材都看不到的内容,希望能启发你从不同角度思考。
本文经混沌研习社(微信公众号:dfscx2014)授权转载,研习社是一所线上商学院,致力为创业公司培养具有互联网思维和全球化视野的创新人才。
  演讲者|李善友教授(混沌大学创办人)
过去一年,我在斯坦福大学闭关学习。在这么快的商业时代,能够放下一切,到斯坦福待上一年,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,也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。目前为止,在我心中,斯坦福是全世界最好的学校,以后可能是混沌大学。
我进斯坦福很重要的原因,是寻找关于创新的基础理论。创业营根本不是讲创业,而是讲创新。但是关于创新怎么来教育?到目前为止,还没有一套体系、一个理论。我希望到斯坦福寻找关于创新的根。
今天的内容非常多,共分为四个部分:非连续性、底层认知、第一性原理和创新实践。我们先来看非连续性。
人类知识99%来自归纳法
  归纳法的前提是连续性
  但连续性只是一个错误假设
我跟大家推荐过《世界观》(繁体版)这本书, 书里有一章讲归纳法。
什么叫归纳法?比如,你看到亚洲的天鹅都是白色,就认为全世界的天鹅都是白色。或者,过去太阳总是从东方升起,所以将来太阳会继续从东方升起。
几千年以来,我们所有知识都建立在这个归纳法上。但是,英国哲学家休谟第一个发现了归纳法的致命bug:即使所有前提都正确,结论依然有可能错误。归纳法隐含假设“未来将继续和过去一样”,换句话说应该叫连续性假设。
问题是,你凭什么相信未来会继续跟过去一样呢?唯一的原因是:今天跟昨天一样,昨天跟前天一样⋯⋯所以未来总是跟过去一样的,并且会继续跟过去一样。
但是,这只是一个隐含假设而已,逻辑上无法证明。所以连续性不是一个客观事实,而是人类思维和生存不得不依赖的一个假设条件而已。一旦连续性假设是错误的,归纳法将会失效,人类一切知识将失去根基。
这时候我们问一个问题:
这是一个粗看起来非常无聊的哲学话题,我们看一下结果,在场38%的人选连续性,62%的人选非连续性的。很好,很多人没有受我蛊惑。
 过去一年,我最大的收获就是“非连续性”这四个字。
可能你会纳闷说,李教兽,我们毕竟是创业营,不是哲学班,归纳法、连续性跟创业有一毛钱关系吗?
要知道,管理思维也是建立在连续性基础之上的,它的推理方式是归纳法,所以,归纳法的坑,同样也是管理思维的坑。
1
混沌大学创办人李善友
 经验能否预测未来
  取决于产业周期是否连续
  自信预知未来比无知更危险
那么,提个问题:基于归纳法的成功经验是否可靠?
关于这一点,罗素有一个非常著名的比喻,农场里面有一只鸡,每一次看到农场主来会被喂食,这只鸡就认为农场主的到来和喂食存在着因果关系。结果有一天,农场主带来的不是鸡食而是猎枪。
我们几乎在所有的时候都是这只鸡。
哈佛商业评论有一篇文章《经验害死人》,作者研究发现,即使经验丰富的专家,也不能精准预见经济和技术发展走向。文中有句很讽刺的话:“自信能预知未来,甚至比无知更危险。”
你如果认为自己无知,面对新情况时还能警觉;你如果自信能预测未来,即使事情变化了,你也会看不到的。
当产业发展缓慢的时候,产业周期是连续性的,归纳法是最有效的,可以根据经验来指引未来。
  但是,当市场遭遇不连续性,由于产业本身的S曲线变化,在一个新的S曲线里面,两条曲线的性质和趋势根本不一样,这时,过去的数据不但没用,反而有害。
举个例子

1984年的IBM,税后净利润已达65.8亿美元。其中,个人电脑销售额40亿美元,虽然占据市场份额的80%,但是就利润来说,占IBM整个体量很小。IBM主营业务还是大型机。
1985年,大型机业务负责人埃克斯晋升为总裁,他认为IBM一直会保持爆炸性增长,事实上之后IBM陷入巨大的危机,轰然倒下。
为什么?因为连续性发生变化了,当时遭遇的是从大型机到PC机的不连续性,20世纪80年代是个人电脑高速增长期。IBM的跟头,就摔在“不连续性”这几个字上。
IBM的假设是,大型机还有很多改善空间。管理层担心,如果过高投资PC机,让几千块的PC接近几十万美元的大型机,谁来买大型机呢?
CEO熟悉的世界发生了变化,而他们一无所知,甚至只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东西。直到1989年,CEO还说,我不认为市场环境有任何变化。他的策略就是销售,销售,销售。
结果,1984年,IBM税后净利润65.8亿美元;1991年,亏损28.6亿美元;1992年,亏损50亿美元;1993年,埃克斯被迫辞职,郭士纳接任。
 经验是建立在归纳法之上的,归纳法是建立在连续性假设之上的,而一旦底下的环境发生变化,过去经验不但无益,反而有害。
再举个例子

同样是1984年,英特尔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,核心业务储存器的市场机会被日本摧毁了,公司面临着保留还是放弃这块核心业务的抉择。
这时,英特尔CEO摩尔和总裁格鲁夫两人独处一室。摩尔问:如果咱俩被扫地出门,董事会选新的CEO过来,你觉得他会做什么决定?
 格鲁夫沉思良久,最后回答说,他会让英特尔远离存储器市场。沉默一会儿后,格鲁夫再问摩尔,既然如此,我们为什么不自己来做这件事呢?
这可能是商业史上最有智慧的一个场景。当时在所有人心目当中,英特尔就等于存储器,要大家放弃自己的身份,何其难。
后来,他们关闭了存储器生产,开始做微处理器,不久之后,微处理器的销售超过了原来业务,1986年之后,英特尔全面重生。1992年之后,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半导体公司。
2
课程现场,创业营四期学员,新东方董事长兼总裁俞敏洪
经济发展沿双S曲线进步
  技术发展的不连续性不可避免
  遭遇不连续性是企业衰败第一因
这两个案例的不连续性是一样的,一个是从存储器到微处理器,一个是从大型机到小型机。区别在于:IBM用过去的经验预测未来,坚守第一条曲线,而格鲁夫预测到第二曲线一定会来,跳到第二曲线里去。
同样是1984年的IBM和英特尔,结果为什么会有这么大不同?
我们画一个曲线出来,《人类简史》中有这样一句话:经济发展建立在进步论假设之上。Foster在1986年提出S曲线;不是沿着直线进步,而是沿着双S曲线进步。
  什么叫双S曲线进步?就是现实中的不连续性。
3
任何技术一定会遭遇其发展的极限性。请注意这个技术是广义的技术,你可以把任何东西都当成技术。在某个时点,该技术会被新的技术来取代。
两个S曲线之间的间隙,就代表着技术的不连续性,能否跨越这个不连续性,关乎生死存亡。
所以,这张图几乎是今天整个课件里面最重要两张图之一。它有两个推论,技术发展的不连续性是不可避免的,没有任何一个行业是连续性的,而遭遇不连续性是企业兴和衰的第一因。
你会说,李教兽,你就举了两个案例,就推出这个结论出来,是不是选择性偏见呢? 接下来我举大量的例子。
诺基亚是不是死在从功能机向智能机的不连续性上?诺基亚在功能机时代连续14年世界第一,但是没有跨过不连续性。
英特尔一个月前裁员2万多人,遭遇了从PC芯片到移动芯片上的不连续性,英特尔在PC芯片上几乎垄断,在移动芯片上的市场份额竟然不超过1%。
雅虎曾经是互联网的代名词,但无论如何没有做出搜索和IM出来。
微软今天还是很赚钱,但是它的影响力已经没有那么大了, PC的OS王者在移动OS市场,份额几乎忽略不计。
联想的PC是世界老大,还说PC是一条不沉的船,但如今却没有做出好的智能手机。
苏宁线下门店很强,前年做电商,跟刘强东打赌,如果苏宁干不过京东,我把苏宁送给刘强东。现在呢?
百度被挤出了前三名,除了PC搜索之外没有产品有同样影响力了。看看过去十年,谷歌做了多少伟大的产品?
各位,不要觉得比尔盖茨傻,全世界最厉害的人,不是也没有过去吗?你难道不觉得这是最重要的问题吗?过去和未来是不连续的,能否跨越这个不连续性生死攸关。
能跨越不连续性
也是企业基业常青第一因
方法就是干死自己的公司
所以遭遇不连续性是大公司衰败的第一因,反过来讲,如果跨越不连续性,也是基业常青的第一因。
我相信每一个在座的人都想让你的公司基业常青,方法就是干死自己的公司,一轮一轮把自己公司内部的东西干掉。
英特尔从存储器到芯片,IBM从硬件到软件到服务,跨越不连续性成就了它们的基业长青。苹果完成从iPod,到iPhone,再到iPad的跨越,以及谷歌从搜索到安卓系统的跨越。这些案例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真的很难。
阿里巴巴是2B业务起家,但是2B不行后,做出了淘宝、天猫、支付、蚂蚁金服。不得不说马云是中国战略第一人。
腾讯在PC时代有QQ,移动时代有微信,看起来很顺利。但是马化腾说:微信如果不是出现在腾讯,对腾讯将是灭顶之灾,我们根本挡不住。
你看,中国唯一两个过千亿的公司,都是跨越了不连续性曲线的。
再看华为,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,华为遭遇创新者的窘境,但是非常令人高兴的是,华为现在2C业务起来了,真是一个伟大的公司,跨越了这个曲线,非常令人钦佩。
如果这一步没有跨越过去,各位可以想想看,运营商的业务都不行了,为运营商提供设备的公司怎么可能有前途?
那么,你认为苹果、谷歌、Facebook,谁将成为史上第一个万亿元的公司呢?我个人的观点是Facebook。我们来看谷歌和Facebook的比较:
PC时代,谷歌是广告之王,广告收入占总收入的90%。但是移动时代,它已经输给了Facebook。对于苹果,各位想想看,iPad之后,苹果有什么产品吗?没有。做硬件要一代强于一代的。
另外,这三个公司里只有Facebook的扎克伯格正当年,还在一线工作。Facebook日活跃用户超过10亿,还用190亿美元买了当时只有55个人的WhatsAPP。有人说他疯了,可是他买的是下一条曲线,而且今天为止十亿用户了,还没有商业化。
市场、行业、区域、国家也如此
我们课程的学习目标
就是跨越这个不连续性
单个企业如此,市场、行业、区域、国家也是这样。
我们看日本,日本当年的辉煌大家都知道,为什么今天没有那么辉煌了呢?电子工业到数字工业的不连续没有跨过去。
中国最大的问题是:过去是全球制造业中心,今天什么都贵,全球生产大量转到东南亚去了。中国今天有而且只有一个道路也就是互联网+。
今年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去北大视察时提了S曲线。他说:
当旧动能增长乏力的时候,新的动能异军突起,就能够支撑起新的发展。
改革开放30多年来,传统动能是驱动经济高速增长的主要动力,但是近年,传统动能已经开始走向S曲线天花板,如果依靠强刺激维持过去的经济高速增长,只能导致投资收益递减,产能过剩。
回溯发达国家会看到,S型理论是必然的事情。种种迹象表明,创新已经驱动新经济发展,中国经济正在经历一场脱胎换骨的质变。
如果这个曲线是对的,是谁在推动第二条曲线?正是各位创业者,我们这些人能否起来,代表中国经济能否跨越过去。
所以做一个小结,连续性是人类思维去除不掉的隐含假设,能否跨越不连续性,是企业兴衰的第一因,我们今天和未来课程的学习目标,就是学习如何跨越这个不连续性。我把学习创新定义为跨越这个不连续性的底层思维训练。
上面文章转载于网络
 

免费咨询

  • 强强QQ QQ 强强微信 17751509131 颖颖QQ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